搜索高级搜索
机器人网互动社区应用讨论专区家用和娱乐机器人给机器人编舞什么感觉? 10小时编1分钟
家用和娱乐专区分享家用机器人和娱乐机器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用途和应用范围,讨论分析家用机器人和娱乐机器人的互动平台。
发表新主题  收藏 打印 推荐 
作者 问题:

给机器人编舞什么感觉? 10小时编1分钟

发布时间: 2015-4-30 下午2:39

作者: lockluck

等级: 初入江湖

积分: 138 分

发帖数: 11 次

网站总积分: 138 分

经验值: 4.0

查看用户的所有发言

查看用户的个人主页




库卡不仅可以模仿黄翊的动作,在双人舞中还给他支撑。


黄翊和机器人”库卡“

给机器人编舞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在黄翊眼中,名叫“库卡”的机器人有呼吸、有温度,和一只小狗,一头小象,或是一个孩子没什么分别。这个台湾新生代编舞家三年前专门去学习了机器人的“语言”,编写程序,教库卡如何“跳舞”。最终,他与库卡的20分钟“双人舞”,在台湾数位艺术表演奖抱走了百万大奖。之后,原本要和库卡说再见的黄翊获得广艺基金会的资助,这才有了升级的60分钟版《黄翊与库卡》。升级版今年初在纽约首演,第二站便抵达北京,于上周末在“两岸小剧场艺术节”上演。舞台上,等人身高的库卡,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不仅可以模仿黄翊的动作,甚至在双人舞中给他支撑,成为可靠的“舞伴”。不过,这个死脑筋的“舞伴”动作精准得吓人,再厉害的真人舞者到“他”面前都要乖乖“认错”。


  “驯服”机器人绝非易事

  ●写程序消磨耐心:10小时才能编1分钟

  ●和库卡跳舞有“危险”:留出空间确保安全


  自儿时起,学舞的黄翊就幻想着与机器人共舞。在他的想象中,机器人不是冰冷的机械体,而是像小叮当一般陪伴人类的宠物或朋友,“这是我对机器人的想象,很忠心,不会背叛,也不太有情绪”。然而“驯服”一个机器人绝非易事,舞者胡鑑就有亲身经历。两三年前,黄翊让他去学习操控库卡,“我上了三天的课,我的库卡是个疯子,完全不受控制”。

  对于依靠自学精通电脑,15岁就接活给人设计网页的黄翊来说,好像就没那么难了。上完一星期库卡的培训课,他就通过了考核,把机器人借回到排练场。真正上手给库卡写程序却是一件消磨耐心的事,10小时才能编1分钟,新版的部分段落每1分钟甚至需要20个小时。黄翊坚持自己写程序也是没办法的事,“工程师在工厂里写一段程序就能赚很多钱,所以他们不太可能跟我耗那么长时间,投资回报率很低”。

  与库卡相处的半年,黄翊将“他”想象成自己的倒影,观众也会在作品中看到黄翊和库卡做出相近的舞蹈动作。实际上和库卡跳舞有一定的危险性,台湾的工业机器人法规规定,机器人作业时,人类不可进入其动作范围。黄翊找到方法避免违规,在设计程序时留出空间确保安全。“至今没有人受过伤,只有我在库卡不动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他’,脚淤青了”,黄翊说。

  库卡在北京的首秀,上海的库卡公司也组团来围观。有人看到视频就问,这个工程师也是跳舞的吗?台湾工作人员回答,就是黄翊本人。对方大为震惊,说“这一定要上春晚”。两张标签:舞蹈家+极客

  ●差点成为偶像男团Energy成员

  ●辗转于舞蹈、摄影、录像、装置等多个领域


  作为台湾地区最活跃的科技表演艺术家之一,两届数位艺术表演奖得主,跨界对黄翊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辗转于舞蹈、摄影、录像、装置等多个领域,舞蹈家与极客(geek)始终是他身上相安无事的两张标签。不过,跨界最远的一次还是在他大一那年。当时在舞蹈教室学街舞的黄翊被星探相中,力邀其加盟组建中的台湾偶像男团Energy。经过短暂的犹疑,黄翊拒绝了。

  从小在家中开设的舞蹈教室看母亲教探戈,也跟着从事广告设计的父亲习画,成长过程中与电脑结为亲密伙伴,这一切都为黄翊日后进入科技表演艺术领域打下了基础。在台北艺术大学舞蹈系上学期间,黄翊被他的老师罗曼菲(知名舞者,云门2创团艺术总监)推荐给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罗曼菲病逝后的2006年,黄翊在“罗曼菲舞蹈奖助金”的帮助下,开启了他将舞蹈与科技结合的实验——舞蹈影像作品《转》,灵感源于乘车时窗外不断倒退的动态景象。舞台上是一个末端安装了摄影机的手动机械臂,摄影机围绕舞者转圈,拍摄出流动不间断的画面。

  此后,黄翊在2010年开始发展的实验《第二层皮肤》,运用了“感温变色”技术,结合舞蹈、装置,探索人际交往中触觉性的关系。同年的《机械提琴 交响乐计划之一》,一改“音乐引领舞蹈”的惯性思维,让舞者以舞姿牵引机械提琴自动演奏,反向创造出音乐。最新作品《黄翊与库卡》去年受邀在奥地利林兹电子艺术节上演出。

  “可怕的孩子”长大了

  ●他在编舞上“知道如何提炼精华”

  ●自认在科技与艺术跨界领域贡献更多,“因为纯肢体编舞家有太多了”


  除了“高科技之舞”,黄翊对纯肢体的舞蹈也从未放弃。作为当时云门2最年轻的编舞家,三年前他曾随舞团首度来大陆巡演,编创的两个纯肢体作品《流鱼》、《下回见》备受好评。旅美舞评家、教育家王晓蓝指出,黄翊的两支舞是整晚演出中“思路最清晰的作品”,“他很聪明,知道如何提炼精华,编舞上有种精巧,有份魅力”。

  2013年,黄翊获亚洲文化协会奖学金赴纽约进修半年,次年与纽约Sozo艺术家经纪公司签约,这也意味着未来更多创作、巡演计划将在国际范围展开。

  而在更早以前,他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带着两位云门2出身的舞者胡鑑、林柔雯走上“单飞”之路。身边工作人员感慨,从纽约回来以后,这个林怀民口中“可怕的孩子”长大了,开始更有规划地主导自己的未来。眼下,科技与艺术的跨界实验还将继续,黄翊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他的机会,是未来在更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得以安身立命之本,“我在这个领域的贡献会比在纯舞蹈多,因为纯肢体编舞家有太多了”。
  忆起在纽约的感觉,黄翊难掩兴奋。在每晚都有上百场演出的纽约,口味挑剔的观众见多识广,不够独特只能甘心泯然众人矣。“我想要记下那种竞争的感觉,我会比较有动力,每一次都要拼命,这让我在做决定的时候更加准确”。
引用 回复 鲜花 ( 0) 臭鸡蛋 ( 0) 有新回复时发送邮件通知

与  库卡 , 设计 , 科技 , 机器人 , 台湾  相关的话题
快速回复
用户名: 
美国的游客       (您将以游客身份发表,请登录 | 注册 )  
标题: * 你还可以输入80
评论: * 你还可以输入20000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qq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验证码:  * 
维护专业、整洁的论坛环境需要您的参与,请及时举报违规帖子,如果举报属实,我们将给予相应的积分奖励。
谢谢您的热心参与!
返回家用和娱乐机器人 | 返回应用讨论专区
本论坛仅陈述专家或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机器人网网站立场。
返回论坛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