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高级搜索
机器人网互动社区技术讨论专区传动与运动控制机器人占领中国工厂
讨论关于机器人传动与运动控制的技术。
大家在做什么
发表新主题  收藏 打印 推荐 
作者 问题:

机器人占领中国工厂

发布时间: 2014-11-10 下午1:46

作者: diancitie

等级: 初入江湖

积分: 166 分

发帖数: 16 次

网站总积分: 166 分

经验值: 1.0

查看用户的所有发言

查看用户的个人主页

附件
  
  大量中国公司正在以机器换人。这不仅给跨国公司,也给中国本土公司带来了很多新机会—而后者,似乎对这个新的市场更有把握。
  文|CBN记者 吴杨盈荟
  制图|彭奥
  一场乒乓球“大赛”正在上演。
  德国乒乓球名将波尔凝视着手中的黄色小球,忽然将球扔向半空,一板杀向对方。球台对面,一条橙黄色的机械手臂飞快伸了过来。它的机械关节高速旋转着,带动着最前端的乒乓球拍准确接触到了小球。乒乓球立刻换了一个方向,射向波尔无法顾及的左侧。
  波尔迈开大步飞身上前,却扑了个空—“得分!”
  波尔的鼻头冒出了汗珠。另一边,橙黄色的机器人则扭动着机械手臂,将乒乓球拍高高扬起。
  这个骄傲的机器人叫做Kuka DR Agilus。它是德国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库卡公司最受欢迎的一款产品。Agilus属于单臂机器人,拥有5个运动轴线,运动距离最大能达到706.7mm,可以安放在天花板和地板上。
  2014年3月,为了庆祝库卡公司的首个海外工厂在中国上海成立,库卡安排Agilus和波尔进行了一次乒乓球比赛。动作灵敏精确、运动距离大、安装位置灵活—这些特点决定了Agilus是和世界冠军对抗的最佳选手。
  而这场商业活动,似乎更像一个隐喻:在中国这个“世界工厂”中,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优势逐渐降低,机器人在众多岗位上已开始和人类势均力敌。
  “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招了。仓库搬运工每天要搬运100吨到150吨货,工资开到8000多元,都没有年轻人愿意做。”广东佛山一家陶瓷厂的老板抱怨道。
  他去国外考察了一圈,随后下定决心,花400多万元购买8套工业机器人。尽管这笔投资价格不菲,但这些机器人投入使用之后,能够替代2200名工人的劳动。如果按一个工人每月工资2000元计算,工业机器人每年能够为这家陶瓷厂节省上千万元的人力成本—如此看来,这的确是笔划算的买卖。
  2013年开始,广东、浙江和江苏等省份相继推出了“机器换人”的政府计划。例如浙江省就计划投入5000亿元,未来5年内每年实施5000个机器换人项目,推动工业生产方式由“制造”向“智造”转变。
  但市场早已先一步做出了反应。2013年,中国第一次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买家。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提供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共购买了近4万台工业机器人,比排名第二的日本多出了1万多台。全球每卖出5台工业机器人,便有1台销往中国。
  这还只是中国尚处于萌芽期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创造出来的成绩。目前,中国制造业中每万人机器人拥有量只有23台,而韩国和日本的拥有量分别为396台和332台。这意味着,未来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的增长潜力将十分强劲。
  “日本过去可以将低级产业转移到中国,利用中国廉价劳动力维持低价的生产成本。但现在中国(部分工业)没有可以转移的国家,只能靠机器换人。”日本安川电机公司中国机器人销售部长周嘉康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跨国机器人制造商已洞悉到了中国市场的这一新机会。
  上午8时,孔兵准时出现在德国库卡公司位于上海松江新区的亮橙色大楼里。作为库卡公司中国区CEO,孔兵喜欢经常去公司的机器人厂房中转转。
  他绕过数十台已经装配好的橙色机器人,快步走到厂房中悬挂着的生产进度记分牌下。看到牌子上显示的绿色数字,孔兵露出了笑容:“本周生产进度还是比较超前的。”
  上海基地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是库卡公司在德国以外设立的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海外工厂。今年3月开始投入使用后,工厂产能每年可达5000台。
  “我们目前还没有满产,每年生产数量大约在3500台。5000台的产能是按单班制计算的,未来还有很大的扩产空间。”孔兵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而日本安川电机公司有着更大的野心。它要在中国建造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生产基地。
  考虑到土地成本等因素,安川公司将工厂地址选择在了江苏常州,总投资达40亿日元(约3亿元人民币)。2013年6月,安川机器人常州工厂开始正式生产,产能达到每年6000台。据安川公司相关人员透露,到2015年,其常州工厂的产能将超过每年1万台。
  ABB和发那科这两家工业机器人公司则更早地来到中国。发那科2002年在上海建设了自己的厂房后,从2003年开始分别在广州、深圳、天津、武汉、大连等地开设了分公司。而早在1994年,ABB就已经在中国上海成立机器人部,成为最早进入中国的一批全球工业机器人制造商。
  ABB是目前四大工业机器人跨国制造商中,唯一在中国实现了本土化研发和生产的企业。2005年,ABB在上海建立了机器人生产基地和全球研发中心。至今,ABB中国研发团队已经开发了超过5款全新工业机器人型,其中包括全球最小的多用途机器人、最快的码垛机器人。“我们不仅要满足本地生产、研发,更重要的是贴近本土用户。”ABB机器人业务中国区负责人李刚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在中国,从海外整体进口通用型工业机器人的关税是零。而如果在国内生产装配机器人,需要从国外进口电机、减速机等核心零部件,这些都得付出一定的关税。额外税收支出会基本抵消人力和土地节约下来的成本。但跨国制造商相信,接近市场,才能快速应对市场变化。它们更在意的是时间成本和市场反应速度。
  比如工业机器人从欧洲工厂交货,到中国的海运一般要花4到6周的时间,交货合作期时间跨度很长。如果在本地生产,交货期就会大大缩短,企业跟客户的沟通和配合将会更加及时与灵活。
  “成本只是一个很小的因素,我们更看重这个市场本身。市场在哪里,我们就会在哪里。”孔兵说。
  而中国市场的变化,让工业机器人的模样也开始发生改变。
  很长一段时间,工业机器人在工作时必须与人类完全隔离。如果有人偷看到它们工作的场景,会觉得自己仿佛穿越到了机器人的侏罗纪时代—汽车工厂的灰白色调中,数不清的机器手臂举着沉重的货物快速移动。它们高好几米,机械关节发出“滋滋”的轰鸣声。一圈半人高的黑色护栏将这些机器人紧密包围,与可能接近的人类远远隔开。这让它们看起来更像一群凶猛的巨兽。
  为了应付汽车工业庞大的流水线,过去厂房里的工业机器人大多巨大而笨重。“一般来说,我们不建议工业机器人和人一起工作。因为机器人力量很大,工作路径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安川公司的周嘉康说。
  汽车工业一直是工业机器人最大的客户。但进入2000年之后,3C工业(电脑Computer、通讯Communication和消费类电子Consumer Electronic)开始专业化和规模化生产。这成为了机器人制造商觊觎的下一个市场增长点。
  由于3C工业中处理的零配件大多比较小巧,需要工人和机器相互配合操作,传统的大型工业机器人不再适合了。厂商喜欢的是那些能够和人类友好相处、并肩作业的中小型协作机器人。于是,这类机器人也开始成为跨国制造商的一个研发重点。
  库卡公司在今年推出了名叫iiwa的协作型机器人。它有着精确的力矩传感器,能够在和人发生碰撞时自动停止。演示试验中,iiwa碰到了一个只装了少许水的玻璃杯,就立刻停了下来。它还能够准确模拟人的运动轨迹和力度大小。工人们使用iiwa时,不需要使用复杂的程序语言,只需握着它的机器臂,手把手“教授”一次,它就能很快学会。
  发那科公司也在今年4月展出了最新的协作性机器人。它身上不再涂着公司标志性的明黄色,而是让人感觉舒适安全的嫩绿色,这也让人能一眼将其认出来。
  其实,在中国的协作机器人市场上,一些聚焦垂直领域的创新型公司,动作更加迅速。
  库卡和发那科的协作机器人目前都还没有正式进入中国,丹麦公司Universal Robots(下简称“UR公司”)却已经在中国市场上开拓了近3年。早在2011年年底,UR公司CEO Thomas Visti就决定,推动公司主打的协作型UR机器人进入中国。
  UR机器人瞄准的客户群体是中小型公司。这些公司通常嫌传统的工业机器人过于笨重,编程程序复杂,想要将它们整合进现有的生产流程实在困难。在中国,这样的中小型制造公司数量极为庞大。
  UR机器人几乎有着库卡公司的iiwa所拥有的全部优点:它和工人之间不需要围栏,在和人发生碰撞时会自动停下,没有编程经验的人也能快速使用它,用户手握机械臂移动,就能教会它该实现的动作。而且,UR机器人从拆包到投入使用,通常只需要短短的几个小时。
  中国市场对这种中小型协作机器人的欢迎程度比Visti自己估计的还要高。短短两年时间,UR公司的经销网络就覆盖了北京、上海、重庆、广东、福建和江苏地区。2013年7月,UR公司在上海正式成立了中国分公司。那时,它还是一个只有拥有不到70名员工的小型公司。
  Visti认为,性价比高是UR公司的工业机器人能够迅速赢得中国众多中小厂商欢心的重要原因。“中小型企业希望投资回报周期越短越好。UR机器人不仅初始投资成本比较低,还能够以非常经济高效的方式运作,投资回报期通常只有6至8个月。”他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这一点,也是中国本土制造商在攻占机器人市场时选择的突破口。
  长期以来,跨国制造商占据着中国工业机器人的主要市场份额。IFR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购买的3.656万台工业机器人中,只有不到1/4是由中国供应商提供,其余都来自日本、德国和瑞士的制造商。
  然而,这种局面或许在几年内就会被改变。中国制造商相信,相比跨国公司,它们更懂得本土用户的核心需求—大多中国中小企业用户对快速回收成本的渴望,远远大于对一个完美产品的要求。
  “在中国,工厂老板一般都希望3年收回成本,第4年就开始赚钱了。但国外制造商不考虑中国市场的需要,它们不会降价,只会告诉你自己的产品品质有多好。”北京正兴天宝自动化科技公司(简称“正兴天宝”)总经理孙征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跨国制造商将这视为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不够成熟”的表现。它们发现,很多在别处通行的做法在中国并不适用。
  不同于其他市场,安川公司在中国的主要用户是系统集成商,很少直接供货给工业机器人的最终使用者。因为中国很多厂商在购买了机器人后,对于如何使用毫无概念。它们需要制造商在卖出机器人的同时,为它们设置好一切操作细节。最好机器人一到手,就能立刻放到工厂流水线上使用。
  但众多的中小厂商客户让安川公司有些顾不过来,只好让中间的系统集成商去负责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做的解决方案。
  这也为中国的商家带来了机会。很多本土机器人制造商正是从系统集成商发展而来,比如正兴天宝。
  从2010年7月创立正兴天宝开始,孙征一共花了4年时间为机器人跨国制造商们提供后续的系统集成服务。他和团队从发那科等跨国大公司手中买入机器人单机,根据不同厂商的特殊需求,为它们定制机器人一体化解决方案。借助孙征公司的服务,中国厂商一拿到工业机器人,马上能让其上岗工作。
  孙征渐渐发现,代替跨国公司们为中国厂商提供售后服务,是工业机器人领域一块大有可为的空白市场。
  中国厂商购买跨国公司的机器人单机后,如果发生故障,维修成本会非常高。外国工程师的服务费用从登上飞机的那一刻就开始计算,1小时高达800欧元。而孙征他们的售后服务不仅价格便宜,而且能够保证24小时响应。
  与此同时,跨国制造商也开始学习迎合中国市场的需要,比如牺牲部分产品功能来降低市场价格。“中国的客户对成本的敏感度更高一些。为了满足这个要求,我们会开发一些新的东西。当然,前提是不降低我们的质量,同时也不降低我们整体的性能。”库卡中国的孔兵说。
  库卡公司在2012年推出了主打“简单焊接应用”的KR5 R1400型焊接机器人,它专门针对中国市场设计。
  http://d6.sina.com.cn/pfpghc/269af724ca614fc893ff929a992c72e1.jpg
  库卡原先生产的弧焊机器人,包括精度、速度、负载能力和可达范围等方面的参数水平较高,但中国的客户往往只要保证基本的焊接质量,不需要很多额外功能,对精度和速度的要求也不高—它们更在意的是产品的价格。为了符合中国客户的要求,KR5 R1400放弃了很多不必要的功能和高级参数,把成本控制在了比较低的范围内。
  KR5 R1400机器人去年在东亚地区一共卖出了几百台。孔兵对这一数字感到满意。但在孙征眼里,未来,这个数字应该达到富士康总裁郭台铭所说的“百万级”。2007年年初,富士康成立专职研发工业机器人的事业处,希望用百万台机器人代替工人从事简单的生产。
  经过多年服务市场的积累后,正兴天宝正向工业机器人生产领域转型。2013北京国际工业智能及自动化展览会上,这家公司展出了自主研发的中国首台3D视觉工业机器人,它配备了3D视觉信息系统,能够识别不规则物品的外形,然后准确抓取和排列放置。
  当天,这台视觉机器人吸引了众多厂商。它们喜欢的不只是它的精准性,更重要的是—它的价格仅是国外产品的1/5。
文章转载于(电磁铁)广州市威恒电子有限公司:http://www.waytop-ele.com/products/diancitie/
   标签: 电磁铁 资料下载
Yufy 编辑于 2014-11-12 上午11:12
引用 回复 鲜花 ( 0) 臭鸡蛋 ( 0) 有新回复时发送邮件通知

与  电磁铁 , 资料下载  相关的话题
快速回复
用户名: 
美国的游客       (您将以游客身份发表,请登录 | 注册 )  
标题: * 你还可以输入80
评论: * 你还可以输入20000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qq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验证码:  * 
维护专业、整洁的论坛环境需要您的参与,请及时举报违规帖子,如果举报属实,我们将给予相应的积分奖励。
谢谢您的热心参与!
返回传动与运动控制 | 返回技术讨论专区
本论坛仅陈述专家或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机器人网网站立场。
返回论坛页首